[普耀]雨巷_拾贰

我又回来了……用手机写章节老是写不长,尴尬。

※※※

王家的院子里落下几只鸟雀,有的停在枝上,有的踩在檐边,叫声叽叽喳喳地传进王耀和基尔伯特的耳朵里。王耀一时没了话,基尔伯特却也没对他怎么样,但那只搭在他手上的手已然开始微微颤抖。

——军人的手长期持枪,理应是很稳定的。王耀知道这点,自然也不会猜不到此刻基尔伯特心里有多难过。他料想基尔伯特的性格应当不会忍受得了别人的刻意挑拨,他这样的直来直去,方才没有对伊万动手也应当是顾及这里是王家。

可他总觉得哪里合不上。基尔伯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说他没有目的,到底又是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

半晌,王耀道:「……你教我如何信你?」

基尔伯特看着他的坚定表情松动了些,显露出少许绝望。王耀看在眼里,心下当即一紧——怕是自己猜对了——仿佛脖子被什么东西勒住了不想要他发出声音,阻止他听到接下来的回答,可这时候他已经没了退路:「说没有目的,我……自然是不信的。王家到底……」

对面的人吸了口气。他很用力,用力到王耀似乎听到了空气流动的声音:「说的没错,我确实有目的。」

一瞬间王耀的心从千尺悬崖上坠落,他几乎不能相信让自己爱上了的这个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他那个目的。是和伊万竞争?还是吞掉王家?王耀几乎不敢去想。

「我的目的,近在眼前。」基尔伯特跟着说。

王耀愣了愣。

基尔伯特咽了唾沫,一不做二不休道:「一旦……我离开这宅子,怕是就再也没有理由见你了。」

屋檐上落着的鸟拍拍翅膀飞开,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震得窗户纸似乎也随之响了响。时间仿佛静止了一霎。

「王耀,我喜欢你。本大爷喜欢你。」

王耀觉得自己脸上有点烫。

他傻愣愣地站在原处,看基尔伯特从自己手里收回配枪,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翻腾这倒腾那,一派坐立不安的尴尬之色。

王耀生在东方,长在东方,从骨子里到外边都是含蓄的。这么直白的话他不是没在话本里见过,但那是话本,这种话真说出来是会叫人羞红了脸的。此刻他觉得脸上发烫,想伸手去摸却又怕失了面子,便就这么僵硬地站着。他心里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此刻全都冒了出来,在心房里到处乱窜。

这家伙,倒是说得落落大方,毫不遮掩,平添了几番莫名的光明磊落。

「这么想来,之前那些玩笑都是真的罢?」王耀突然没头没脑地问出口,随即匆匆避开了人猛投过来的目光。

「本大爷什么时候唬过你不成?」

基尔伯特反问,接着像是想转移话题,举起架子上一个小小的琥珀镇纸对光查看,生硬地接出下一句,「这玩意的色泽倒是与你的眸子有几分相似……叫人挪不开眼。」

说者本就有心,听者此时也无端端生出些意。

「我信你。」王耀眼睛眨了眨,忽地道。

这样的信法儿在这样动荡的眼下能支撑多久,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此刻他是想要信这个西方来的家伙的。他是这么想的,所以就这么说了。

「我也……欢喜你的。」他又说。

评论
热度 ( 14 )

© 风中凌乱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