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狄/狄芳|旧曲添新词 引子

义无反顾地为着二爷跳了墙。还没写过这类……试试水

纷纷扬扬一场年尾大雪,厚如絮般盖住了院里的石子路面。
房内燃着暖炉,半步之外狄仁杰坐于客位,与对面李婉清下着不疾不徐一盘棋。如今他也是庙堂中占着个职的,御前颇能说上几句话来,落了座却依旧是老样子,歪着身子向桌上一靠手,整个人就一副软塌塌的纨绔公子模样,斜斜的也没个官家正形,只脸上似乎是添了些许与往前不太相同的什么意味的,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添上过。
再看对面李婉清,容色未变,依旧貌美冷俏,面庞倒清减了少许,却是已褪去一身彩裙,作了尼姑打扮。狄仁杰终究是没能把她劝回,兜兜转转几场春风细雨只是归于无声,留了青灯古佛相伴。
真真令人唏嘘。
最后一子落下,白子将对盘杀得七零八落。狄仁杰坐直了些,将盘向前一推,黑子扔回篓中:“不下了,怪闷的。”
你当我看不出手下留情么。李婉清如此想着,倒是顺着他的话,动手把盘上棋子挑挑拣拣地悉数收起,重新放入棋篓:“那便不下了。还是水平相仿的下起来才有意思。”这话猝不及防地触了狄仁杰心里的事。他面上没露半分,兴致缺缺地叹了气,往半开窗外的鹅毛雪景瞟,说起了旁的:“天冷了,这一年也快过了。”
李婉清手上正盖着棋篓盖子,便道:“雪落知新元。”
狄仁杰想着事也没留心,随口接道:“梅下晓泽芳。”
此句出口,两人俱是一愣,不由自主地对视片刻,又各自匆忙别开。
从对方眼睛里抑不住的神色,他们知道,他们都想起了同一个人。本是无心之言,此刻听来也就成了有意之辞。房内气氛本就不热不冷,此刻蓦地愈加凉了。
那火带走了罪无可恕的叛逆贼子,却也葬下了天真娇憨的童梦瑶,还有……
那本是怎样一位如雪如梅的公子呵。
一年了,那场烈火是熄了,却也从未熄过。它依旧熊熊燃在狄仁杰和李婉清心里,日复一日燎过好不了的伤处。
“年末得了年闲,你也定是要出去了。”许久,李婉清点点桌面,吸引回他的注意,“此去何处?”
“没去过的地方吧。”狄仁杰抬起一边眉毛,恢复了先前懒散姿态,翘着嘴角笑得颇漫不经心,“权当去走一走,也不是什么坏事。”
他没说真实目的,李婉清心知肚明,也没再提。她只是缓缓吐了口气,道:“好运。”
祝福又如何,千般话语不过讨个心安,到头来还是抵不得一个命字。
真是教人束手无策的字,偏生敌不过它。
李婉清往日不喜,如今也不过是更深了一份厌恶罢了。
“好运。”她又重复道。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风中凌乱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