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兰莫]乱写,无题,写到哪算哪,1

漫天硝烟。莫德雷德在纷纷扬扬的尘埃中挪动步伐,以魔剑库拉伦特手起刀落,斩杀一具具变异的「人体」。
但涌向他的僵尸摩肩接踵而来,即使是他的速度,也不能够立刻清开,反而有些无暇顾全的意思。
「咯啦」的一声,刺耳的硬物摩擦让他不得不分出一个瞬间以眼角余光去瞄身体左后方的情况。兰斯洛特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那里,举着盾张开防护,再以他的爱剑阿隆戴特削去僵尸挤上前送来的首级。
「……这里不是你的战斗范围。」一个反手捅死右后方的僵尸,莫德雷德语速飞快而僵硬地说出事实。
「那边有格里芙蕾特。」对方的回答倒也很是简单,说出话的同时侧了侧身体用盾帮他把无暇顾及的张牙舞爪挡开,「这边情况危急些,我过来帮你。」
「我不需要帮助。」
「顾全大局罢了。」
莫德雷德沉默,机械地砍杀着对生命虎视眈眈的危险生物。没人再开口,沉闷的空气中一时间充斥着武器与皮肉摩擦发出的可怖声响。
处处都是断壁残垣,处处都是鲜血四溅,处处都是怒吼咆哮。——这里是不列颠的战场,是人与僵尸的战场,是生命苟延残喘奋力反击的战场。

这里是不列颠,被恐惧与绝望所笼罩的不列颠。
本是和平国度的不列颠,忽然被僵尸病毒所席卷。事态逐步发展到现在,大半国土都已在病毒侵蚀范围之内,只有「卡美洛」,「赫布里底」以及「十一人」三个组织还在奋力抵抗,试图反攻为人类夺回生存之地。
「这次作战比上次情况好出许多。」梅林在台上顿了顿拐杖,显得苍老的男人目光依旧凛然,「但这个重要据点差一点就要失去了。希望下一次你们能够在安排战策的时候更加妥当。」
莫德雷德独自坐在侧后方的位置上,手里握着库拉伦特的剑柄——后者不稳定地震了两下,又重归于平静。
「在座的各位都是从病毒下活过来的,是人类中的佼佼者,都是已经经历过一次生死悬崖的战士。没有人希望再次把自己的生命交出去吧?」
莫德雷德开始走神了。他想到昨天战场上那个意外情况,平时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战斗状态,身为剑术之城的核心人物,兰斯洛特怎么会过来的……那个家伙,明明自己那边的战况都多得处理不完,居然还有空过来关心自己这个被称作「叛臣」的不稳定因素。
「……莉格,把脚从桌子上放下来。昨天战斗的时候技巧之场的负责区域非常散乱,说过需要好好整治纪律的吧?」
「……切,乱中求胜就是技巧之场的风格嘛。」
会议一如既往地中断了一会儿,又继续进行下去。兰斯洛特因为这片刻轻松时间偷得功夫,转头去瞅了一眼莫德雷德。那人一如既往地一人坐在最后方,略略垂着头朝向窗户的方向,目光似乎有些虚幻,搞不清他在看什么地方,是不是在听会议分析,也没见梅林什么时候去管过他。这会儿说不定他的思绪正在天空中与飞鸟一同翱翔——不过现在不列颠这种糟糕的事态,飞鸟都已经不多见了就是了。
昨天去帮了莫德雷德一把,其实理由连自己也不知道。本就是不相熟的两个人,其中一人还是那样冷淡的性格,故平日里并未有过什么接触,连偶尔一同在队伍里出任务也不过是欠欠身的程度。但他在战场上的姿态却是那样吸引人的目光,无论是挥击角度还是反手力度,都充满了全力进攻的意味,像是一把锋利的剑——没有剑鞘的大剑,带着嗜血的寒光,周身缠绕着煞气血色,在不被人赞同的世上独行……兰斯洛特转了转手上的笔,忽的反应过来还在开会。看来思绪在空中胡飞的是自己才对,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想的都。
不过莫德雷德在「卡美洛」确实处境尴尬。一个有着「王政终焉」能力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拥有「亚瑟」身份的人所排斥。
但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评论
热度 ( 8 )

© 风中凌乱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