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朋活动#绝望幻境

之前名朋活动中的一段扩散型兰斯洛特的戏。超久没写过这个,还以为被选中作为最后决战的参与就可以躲过,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存一下档。

#绝望幻境

被浓重的雾气所包裹住的那一刻,眼前画面轰然转换。神殿中央的祭坛霎時闪现,眼前一花似乎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是哪里。我在什么地方。
猛然睁眼,发觉身体正匍匐于地面,触目尽是一寸寸被灼烧的焦土,一朵朵还未燃尽的火苗,粘滞混浊的空气中一片死寂,只有身后半截破损的披风在大风中冽冽作响,旋在脑后发出破碎嘶哑的飘动声。
战争……。这里是战场,刚刚激战过的战场。
渐渐意识到了是什么场景,忽又察觉不对:亚瑟在哪里?身上难以忽视的伤痛提醒着自己这与平时的差别,龇牙轻轻吸了口冷气,剑……剑。我的剑,我的盾。伸手摸到不远处落着的自己从不离身的武器总算略有安心,借力强行从地上爬起来。
站起身,这回看到了自己所属的亚瑟,但是仿佛要怀疑自己的眼睛,期盼这一切不如不看见。不远处的亚瑟,浑身是血,似乎已经……
亚瑟!亚瑟!我的剑、我的盾……没有保护好我的王。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统统涌上心来。从被制造之初便拥有湖之骑士之名的自己,从一开始便被誉为亚瑟最倚仗、最强力的骑士的自己,……居然没有做好自己分内之事。这一切,就发生在眼前。
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一直以来都保持着冷静神色的脸上终于展现出仿佛不属于自己的表情——恐慌、惭愧、不知所措……绝望如沉重阴霾笼罩全身。原来自己,是这样的没用吗。“…什么剑圣盾,什么坚牢骑士——也不过如此。”在亚瑟身边跪下,颤抖的手指几乎不敢触探鼻息。
「——兰斯洛特。你既然是我的骑士,亦是我的臣民。亚瑟要保护自己的骑士,这是理所当然的。」
一瞬间,突然听到了什么。那正是亚瑟在那日午后练剑结束后闲聊时说的话。恍惚间眨了眨眼,突然回忆起不合时宜的场景。
那时候的亚瑟,说过这样的话。
「王与骑士之间,本就不是完全的保护关系,你说你的责任是保护我们,那么作为你的王也应当保护自己的臣民。一直以来,你都太勉强自己了,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亦要明白自己的界限。」他将剑插进腰上剑鞘长吁一口气,「就像我会拼命努力赚钱,但是也不会真的想着要自己赚尽世界上所有的钱。」
是了,那时候……
「噗咳。」
一声混杂血腥味的呛咳将神思重新拉回現實。身旁的亚瑟睁开眼,神色略显虚弱地笑道。
「不好意思啊,关键时刻把你收回圆桌,是我太看高自己了,勉力给出了嘲讽型骑士应战。好在没出什么大碍,外敌还是好好击败了……好疼。你看到歌姬了吗?」
心里悬着的石头落地,这一次不仅是因为亚瑟没事,还因为自己终于放下了某些迈不过去的坎。
一直以来都忘记了自己早就不是最强骑士这回事了,早就应该谋求和其他骑士互相协作而不是承担自己无法承担的责任了。

醒来吧兰斯洛特,这场梦够久了。

○加入了一些私设。

评论 ( 2 )
热度 ( 2 )

© 风中凌乱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