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很乱。

阿普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角色,他的性格魅力令我着迷,我欣赏他,甚至一度想要活成他。

一饼干罐子的Lidocaine:

忽然在空间看到那个aph舞台剧的gif,意呆对路德大喊着“因为普鲁士已经不在了呀”时,其实我的内心并没有震动过大,甚至没有实感。
对于我而言,阿普确实已经“不在”了,这是所有普厨——不管多么不乐意——一开始便要接受的事实:他已经消亡,原来的土地上屹立着新的国家。
然而我不能接受的是另一种意味上的“不在”:他所代表的精神离去,自“普鲁士”这个国家消失之后,“基尔伯特•贝什米特”这个国家的象征者,也要消失了,这意味着aph里将不会再有这样一个头顶小鸟,热爱枫糖松饼,喜欢打游戏的“人”。
我一向不把国家与aph里的角色放在一起,历史是沉重的,而aph里的角色是无忧无虑的。但是不能否认两者息息相关:这也造成了感情的混乱。“普鲁士”这个国家已经不在的既定事实我可以轻易理解,但“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随之消散。我却再三理解不了。
我喜欢这个角色。他可以是翱翔天际的不败雄鹰,也可以是严格与温柔并存的兄长。他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是普鲁士的化身,是我第一个用心喜欢了这么多年的角色,从语c到cosplay,对我而言意义非凡。哪怕aph已经淡出我的视线,我对他的爱埋在心里,仍然不曾浅去拌半分。
——所以啊,果然我还是很难受。
阿普没有离去,他在我的心里。永远。

评论
热度 ( 4 )
  1. 风中凌乱旻一饼干罐子的Lidocaine 转载了此文字
    阿普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角色,他的性格魅力令我着迷,我欣赏他,甚至一度想要活成他。

© 风中凌乱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