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流信东不是在开车就是走在开车的路上。

相爱相杀,是我流信东了

四十二蒲:

        我对这一对的一点杂谈。


        萌上这对的契机已经忘记了,但是应该从东皇上架那天开始我就开始吃这一对cp,从一开始一个过激东皇推慢慢发展成一个具有信all倾向的人(?


        首先声明,如果没有特殊标注,我写到的paro基本上都是围绕白龙吟×东海龙王这一对皮肤来写的,包括现代paro,也是在皮肤设的基础上进行的衍生。


        我很喜欢这一对的年下感。白龙吟年轻,英俊,骄狂,属阳,血气方刚;相反龙王稍长,俊美,阴笃,属阴,多谋善变。阴阳相互制约,而同时又互根互用,岂不正是相爱相杀,合谋搞大事的乱世眷侣。


        以美人谋江山,以江山酬美人。这是韩信的骄傲。


        朝弄风云局,夜拥花月事。这是东皇的野心。


        东皇身上的矜贵正对上韩信身上的锐利,以盾对矛,碰撞激烈,看似无论公私内外都是盾负于矛,又岂知矛刺入盾中便再也无法自拔。韩信用刚烈同时炽热的少年心性换取了高高在上者的青睐,于是年上者也不吝将浑身解数都授予。


        是利用亦是相爱。


        奢靡。


        不洁。


        背德。


        宗教感。


        阴谋。


        挚爱。


        这就是我眼中的信东,像很多神话传说的开始那样,在神尚没有人性之前,他们在荒芜的虚空中无休无止地狂欢着,是随着他们的意愿才有了世界。


        白龙吟并非无脑霸总,而同时东皇亦非玻璃玫瑰,在关系中始终保持着理智,甚至会因为对方阻碍自己的目标而毫不犹豫地加害对方,坦坦荡荡地加害对方。


        人性之恶与人性之美共存。


        或是这样:


        银甲白发少年手握白缨长枪一人挑破银河,只为取一颗明珠饰于龙王额间博他温润一笑。


        “此事断不可有下次了,莫叫天界为难。”


        东海之主身陷囹圄之中拼尽全力以堕神禁术控住魔种首领,却未能等到他领兵驰援,那少年白龙提着魔种首领的首级寻遍整片血染的东海,只找回少时轻狂摘下的饰珠。龙吟震破九天,血雨七日不停。


        “我只尊一人为王。”


        请食安利。

评论 ( 3 )
热度 ( 35 )
  1. 风中凌乱旻C.H.O 转载了此文字
    相爱相杀,是我流信东了

© 风中凌乱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