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东]每个青少年都会有的经历

命题“高中生韩信和收养人东皇太一”,摸了一万年才摸出来的一点点 @aspriiin

十月中旬的寒风来得如此快,猝不及防卷走了尚存的温暖阳光,正如韩信刚出的月考成绩。听到门口隐隐传来窸窸窣窣开锁的声音,韩信迅速把手机塞到书下,装出认真读书的模样。过了一会,房间外响起东皇太一的声音:“韩信,出来吃饭。”
东皇太一是韩信的收养人,多年来的养尊处优令时间无法在他脸上留下过于突出的痕迹。他今天工作完回来的晚了,来不及买菜下厨,只能打包了外面饭菜回来,好在两个大老爷们惯于凑合对付。韩信踩着拖鞋故意踢踢踏踏的出来,太一听见了,便在装盘的间隙抬起头问他:“今天冷吗?”
当然不冷了。青春期的少年,揣着一颗活蹦乱跳的心,成天动来动去没个歇的,哪会冷呢。但话一定绝对必须不能这么说,韩信把活蹦乱跳掖好了,吸吸鼻子坐到对面:“冷,可冷了。”
“叫你多穿些衣服。”
轻飘飘的一句话,韩信愣是从里面解出别的含义来,笑嘻嘻地答了一句“还是太一关心我”。东皇太一挽着袖子的手一顿,用筷子敲了敲金边瓷盘:“洗了手没有,就上桌。”他惯来以指令掩饰情绪,韩信知道的,就乖乖巧巧去厨房了。他拧开水龙头,余光瞥到东皇太一看了眼手机,然后似乎又看了眼自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便意识到是家长短信来了。
大事不好。
韩信知道这次自己成绩较之往常实在欠佳——之前趁着太一出差,忍不住吃了一宿的鸡,结果第二天在考场上打瞌睡——一次多如牛毛的月考而已,应该不至于怎么样吧。他这么想着,心里却不住发虚,不留神还把水甩在了拖鞋上。韩信又瞥了一眼太一,丝毫不敢声张,赶紧悄悄地去扯纸巾。
“快吃吧。”等他磨蹭完回来,东皇太一已经摘了眼镜搁在一旁,端着碗在夹菜。韩信惴惴不安地坐下——他有一箩筐的话可以为自己开脱,但最怕的还是太一为此生他的气——左等右等,等到一顿毫无味觉的晚饭吃完,也不见收养人开口训话。小年轻的心登时冷了一个度,颠来倒去地把方才太一那个眼神的意味咀嚼了百八十遍,暗中悲戚:完了,太一都气到不想讲话了。
“对了,我有事和你说。”这场他心中的漫长的角逐赛眼看就要没个尽头,太一忽然开口,语气波澜无惊。韩信一个哆嗦,扬起笑脸,心里又凉了半截儿:“你说!”
东皇太一有些奇怪,心想这家伙今天怎么如此乖巧,连吃芹菜都没挑食:“晚上我还得出去,你做完功课早点休息。”
这话如同赦令,韩信赶紧应了:“好嘞。我送你?”
“你还送。”太一作势要敲他脑门,“瞅瞅你的月考成绩,我没讲你就理直气壮了是不是?”
原来他知道,只是没说罢了。韩信于是放了心,又开始皮:“太一疼我!”
“打你一顿就知道疼不疼。”大忙人一挥手,拿了东西去穿鞋。韩信跟着示好:“那我不也得受着么。再说太一哪里舍得!”
“得了,成绩你自己有数,总不会这么大白长的。”
韩信把他送出家门,心里暗道:是不是白长,日后见分晓。

评论 ( 14 )
热度 ( 39 )

© 风中凌乱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