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城南花开,煞是好看。”
“你说笑吧,这长城边界,尽是荒漠,哪里来的花。”
高长恭立在墙沿转了半身,辫子在他背后荡出弧度。
“便道来与不来罢了。”
花木兰见他言之凿凿模样,好奇之心顿起,利落翻上墙头,忘了自己本可走正门而出。
“来!”

评论
热度 ( 2 )

© 风中凌乱旻 | Powered by LOFTER